嗨l小兔

我只能笑,笑是天大的福报

【K莫衍生】 夜行 (荞麦)一

匆匆那年和半路父子我都只是看了一点并没有看完,我本来也是想说快速的撸完一遍再写的免得OOC,但是我真的忙到没时间看电视剧,所以只大概了解了一下背景,而且我忘记了乔燃是什么科室所以就设定为心外科,年龄差十二岁!情节基本架空,应该会是一篇长篇,祝食用愉快😚(如果OOC了,真的,别怪我。🙏🏻)




乔燃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连续做了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乔燃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十几个小时里就喝了几口水,他觉得自己大概都能成仙了,乔燃揉了揉肚子,这会许是放松下来的原因,疼痛的感觉变得格外突出。

“哎…… 该去吃点东西”乔燃自言自语着

其实乔燃对吃的东西没什么讲究,虽然自己就是个医生,自己厨艺一般暂且不说,就是自己有米其林三星的手艺也没有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去做什么劳什子的饭,一顿外卖就解决了,他也知道外面卖的东西不干不净的,那又有什么办法啊!

乔燃回到诊室,换下白大褂,终于可以回家休息下了

“乔医师,回家啊”小护士看着出了诊室的乔燃随口招呼道

“嗯,准备回家呢”乔燃笑了笑回答,虽是笑着的,眼睛里确实藏不住的疲惫了。

“那乔医师再见”小护士灿笑着冲乔燃摆了摆手

“再见”

出了医院的大门,呼吸到外面的空气,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乔燃才得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扯了扯披在身上的大衣,秋天的夜晚有些凉凉的。

乔燃去停车场取了车,边开车边琢磨着是去超市买点泡面对付一下还是坐在哪个小店门前吃点路边摊?乔燃不怎么喜欢大餐厅,或者说他其实是不怎么喜欢自己坐在餐厅里吃饭,他一个人的话挺喜欢路边摊的,让他觉得有人味儿,虽然也就是听着不相干的人聊聊不相干的事,但是时而传来的毫无顾忌的夸张笑声和一言不合就蹦出来的“我/操” “去你/妈的”都能让他在吃东西的时候勾起唇角,他觉得挺有意思。

乔燃想了想,反正家里也没人,回去了也是黑咚咚的没劲,还是去吃个砂锅面吧。这家砂锅面地方挺偏的,乔燃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虽然地方不怎么起眼,客人却多的很,估摸着大家伙都好这口老店的名号,乔燃找了个地方停好车走了进去,脏乱差倒也称不上,环境卫生确实也算不上好的。

“来啦,外面吃还是里面吃?”老板穿着个油滋滋的围裙出来招呼,胖胖的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

“外面吧”乔燃看了看屋里,还是觉得外面看起来不错,虽然稍微有点凉。

“吃点什么”

“就一份砂锅面吧”乔燃想了想又添了一句“再拿一包餐巾纸吧,谢谢老板”

“好嘞!稍等就好”老板响亮的应了一声

乔燃抽出几张纸巾仔仔细细的擦了凳子和桌子总算坐下了。

高迈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吃饭了,三天?五天?他现在就知道自己饿的头晕眼花,他没有家人了,朋友?也没有朋友。高迈觉得现在谁要是能给他两个包子让他叫爸爸都行。

高迈觉得自己走不下去了,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脑袋里像是有一万个万花筒一直转,转的他眼睛都直冒金星,他想着找点东西吃,随便什么都行,但是他好像真走不动了,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可终归还是撑不住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努力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辆车前,是辆保时捷,高迈想,这样被发现了总归不会死掉。

乔燃慢吞吞的吃完砂锅面,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结了账,抽出纸巾擦了擦嘴,穿上大衣走向自己的车,心里盘算着回了家洗个澡大概可以好好睡一觉,也不一定,没准马上就又得被一顿夺命连环call催回医院呢,想到这乔燃勾着嘴笑着摇了摇头。

乔燃走到驾驶室门前,打开,坐了进去,关上门,正要扎安全带猛然之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放下安全带,飞快的打开门走向车尾,果然有个人,乔燃走上前去推了推靠在车上的人,这一推不要紧车上的人顺力就倒了下去,吓的乔燃赶紧把手摸到倒下去的人鼻子前面,还出气呢,又摸了摸动脉,也跳着呢,乔燃急急忙忙的把人抱上车的后座,自己又开了车一路奔到医院。

“没什么大事,饿晕了”医生检查一顿之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啊,那就好”乔燃松了一口气

“我看他身上也没有手机,就一张身份证,怎么办?让警察处理?”张医生抬头询问

“等他醒了问问情况再说吧”乔燃用大拇指揉了揉太阳穴

乔燃看着眼前这黑黑瘦瘦的小男生,个子倒是不小,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乔燃挺好奇的,这个年纪的小孩正是叛逆的时候,乔燃想着大概是个闹了脾气离家出走的,那这小孩还挺倔的,宁可饿晕了都不回家,想到这乔燃又笑了笑,看他一时半会儿的也醒不过来,乔燃决定还是回家洗个澡,不然他总觉得自己脏死了。

高迈意识刚恢复到身体里的时候就闻到了青霉素和消毒水的味道,等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周围得墙壁和设施发现自己确实在医院里的时候有点庆幸,好在还活着,这个想法出现了之后高迈又甩甩脑袋,也不知道活着干嘛。

乔燃进来的时候病床上的人正晃着脑袋,乔燃觉得好笑,走了过去问他“还感觉有哪不舒服么?”

“没有哪不舒服,大夫,昨天谁把我送来的啊?”高迈瞪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乔燃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家人呢”乔燃没回答他这个问题

“我叫……高迈,十七……”高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没有家人”语气平静的不像话

乔燃愣了愣,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嗯…… 昨天,我送你来的,贫血,营养不良,饿晕的”

高迈也愣了,突然猛的坐直身体,看这架势就要给乔燃下跪叫爸爸了“谢……谢谢医生”高迈脸有些红的看着乔燃道谢之后又匆忙低下头。

“现在感觉怎么样,想吃点什么?”乔燃笑了笑问道

“包子,行么?”高迈有点小心翼翼的,让乔燃觉得有点心酸

“当然行,你等着”乔燃伸手摸了摸高迈的头






之前说的骨科我感觉可能暂时写不上了,这篇我觉得也是我挺喜欢的老夫少夫那种的,感觉就是小天使和老流氓的故事啊!嘻嘻嘻嘻嘻……




——来自一个废柴!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