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l小兔

我只能笑,笑是天大的福报

【K莫】因为有你,来日可念 (骨科/年下)下



郝眉瞪着眼睛,脸颊处因牙齿太过用力的咬合肌肉明显的凸起,睫毛一颤一颤的

“熠煊啊,怎么突然要住校呢?在家里不好么?”郝爸爸也是一脸惊讶抬头发问

“是啊,在家多好啊,妈妈可舍不得你”郝妈妈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越说越小声

KO没吭声,定定的看着郝眉,KO想着郝眉大概会开口留他吧,若是他开口,自己便留下。

郝家父母见KO迟迟没吭声只是看着郝眉,挨着郝眉最近的郝妈妈用手指暗自捅了捅郝眉的腿开口道“眉眉,你也不希望弟弟住校吧,是吧!”

郝眉看了看郝妈妈,复又看看KO,猛的站起来就往楼上走,走到楼梯的台阶上,回头咬牙切齿的开口“随便他”便插着口袋大步向楼上走去。

KO望着郝眉的背影,心脏像是被冻成了冰块,又被结结实实的摔开,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KO收回目光,手指动了动又拿起碗筷复而开口“爸妈,我想提前适应一下集体生活”

郝家父母没辙,心里虽是一千一万个舍不得此刻竟也没辙。

“唉…… 熠煊啊,手续都办好了么?什么时候搬出去啊?”郝爸爸率先开口

“办什么手续啊?什么搬出去啊!我不同意啊我告诉你!”郝妈妈眼圈红红的竟冲着郝爸爸撒起火来

“妈… 我每周周末都会回来的”KO看着也于心不忍,这么多年来,郝妈妈对自己视如己出KO心知肚明

“老婆,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作为长辈,应该理解他们,支持他们,你说呢?”

“可是……”

“熠煊有能力照顾好自己的,熠煊又不是眉眉”

“爸妈,手续都办好了,明天就可以入住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KO又陪了郝家父母好一会儿,期间任郝妈妈抱抱,听郝妈妈唠叨,给郝妈妈递纸巾

“时候也不早了,快上去睡觉吧宝宝”郝妈妈心情也恢复得差不多了,由于KO性格的原因,从KO长大了郝妈妈就很少能和KO亲近,尽管很多时候郝妈妈看着KO那张小帅脸都忍不住想稀罕稀罕,却也时时控制自己怕KO不适应,今天算是把这些年的抱抱都补回来了!

“嗯,那我先上去了”KO应声

KO走到两人共同的房间门口,用力做了几下深呼吸,手搭到门把上,蹑手蹑脚的开门

只见郝眉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盖的严严实实的,KO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醒着,KO走近床边想帮郝眉把被子向下拉一拉,免得闷,手都伸出去了,又缩了回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轻轻地抱着自己的被子和枕头去了客房。

从KO迈进郝眉家的门槛,成为郝家的一份子开始,KO和郝眉便从未分开睡过一次,就连学校组织的野外夏令营郝眉和KO都睡在一间帐篷里。

郝眉听到KO抱起被子摩擦发出的唰唰声,听到KO由近及远的脚步声,听到KO走出去的关门声,郝眉拉下了被子,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坐起来,下床,走到书桌旁打开台灯,在本子上写道“下雨这回事就像人生中大多数灾难一样,它若真要发生,不必等到天先阴下来”

郝眉盯着本子上的字好一会,关掉台灯,走到落地窗前靠着坐下看着窗外发呆

KO走到客房没有开灯,KO在床上躺了一会又坐了起来,是了,这个房间没有郝眉的气息,这个床没有郝眉的味道,KO站起来走到窗户前呆呆的看了一会,对着窗外的空气轻声开口“眉眉,晚安”

第二天一早等到郝眉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和黑眼圈下楼的时候KO已经走了,郝眉应付了几口饭也匆匆去上学了。

KO住校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学校,每天KO的宿舍门口活像明星在录制什么节目一样,早上有人送早餐,晚上有人送夜宵,KO全都一律拒绝并且继续保持冷脸,不,可以说是黑脸。

黑脸的原因,从他搬出来郝眉就不和他说话了,开始KO还试着搭话,例如:

“早上吃的什么”

白眼送给你

“昨晚没睡好么,黑眼圈这么重”

白眼送给你

“爸妈还好吧”

白眼送给你

后来KO想着怕是郝眉不愿意理自己,也就不再尬聊了,只是默默地为郝眉准备零食,打水,交作业……

一直到KO住校后第一次回家,郝眉都没理过他,KO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搬出去是不是错了?可是郝眉不是不愿意和自己一起睡吗?

周六中午,KO就回家了,郝家父母让阿姨准备了一桌子的菜,拉着KO又看又转的,说是KO瘦了,一定要好好补补,却迟迟不见郝眉

“妈,郝眉呢?”KO终是忍不住问道

“哦,眉眉今天不回来了,说是跟朋友出去玩了,叫咱们不要等他”

KO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对了,熠煊啊,我和妈妈有事情要出门一趟,最早也要明天能回来,也正好赶在周末,你在家我们对眉眉也就能放心了”郝爸爸说

“嗯,我会照顾好他的”

“这么多年了,郝眉也没有个当哥哥的样子,一直都是你照顾他,我们都替他过意不去”

“我愿意照顾他的,爸”

“郝眉呀,真是三生有幸,快吃饭吧,吃饭”郝爸爸乐乐呵呵的调侃着说郝眉要是没有KO就像个废物一样,这些天都顶着鸡窝头,听得KO又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该搬回来住。

下午KO打给郝眉的电话都被拒接了,KO心急如焚在诺大的屋子里直晃悠,直到晚上十点多,家门被“嘭”的关上,郝眉回来了。

KO慌张地朝门口走去,迎面就被一身酒气的郝眉撞个满怀,郝眉在KO怀里迷糊了一阵,然后抬起头眯起眼睛看清是KO后,一使力把KO推的向后退了一步,郝眉自己也一个踉跄,然后大着舌头张口

“呦!这不是KO嘛!你回来干嘛来了?你不是搬出去了吗?”言语间都阴阳怪气

“你没事吧”KO上前扶起郝眉,遂又被郝眉甩开

“我问你哪!回来干嘛来了?”郝眉瞪着眼睛耍酒疯

“今天周末”

“哦!放假了是吧!对对,放假了,所以你才回来的,不然你怎么会回来!”郝眉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郝眉”KO叫他准备扶他上楼睡觉,KO的手刚碰到郝眉就被郝眉用力甩开

“别碰我!谁准你碰我了!”郝眉咆哮着,喘着粗气,瞪着眼睛打掉KO的手

KO僵着被甩开的手,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人,觉得自己好像三伏天掉进了冰洞里

“好,我不碰你”KO再出声时平常性感有力的声音此刻却有些虚弱

“我去给你弄点蜂蜜水”KO看着郝眉痛苦的扶着墙开口说着,转身向厨房走去。

KO走到厨房,打开灯,只听见郝眉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还不等KO转过身就被郝眉结实的抱住,KO能隔着衣服的布料清晰的感觉到郝眉的脸颊上的热气和郝眉如雷贯耳的心跳声

郝眉把脸埋在KO宽广的后背上,很快,KO就感觉到郝眉的眼泪渗入到自己的衣服里甚至皮肤里

“KO你这混蛋,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啊!你不知道我是起床困难症吗?啊?你不知道我是生活残废吗?啊?你这么多年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你突然说走就走你踏马是想害死我吧!我是真的生气啊,你怎么能有出去住的想法呢?你踏马的连这个想法都不能有啊!你每天在学校住的很滋润嘛!每天都有那么多女生给你送这送那,堵在你宿舍门口等着你!你都快乐不思蜀了吧!我不理你你就真的不和我说话了,不哄我了,你是制杖吗啊?!你莫名其妙要搬出来我生气有问题吗?我生气不对吗?我不该生气吗?”郝眉一连串吼出这些话,眼泪流的更凶了,呼吸更是乱了套

KO越听这些话越从懵比中清醒过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KO捉住郝眉攀在自己腰间的手转过身,把郝眉的小手放在自己胸前,擦了擦郝眉的眼泪

“你吃醋了?”虽是疑问句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郝眉定定的看了看KO,眼睛里还闪着泪光,眼波流转间郝眉猛的向后一推KO,双手撑住KO身后的橱柜,把KO禁锢在自己双臂之间,郝眉伸出右手,拽住KO的前襟,使劲向下一拉,KO便觉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带着阵阵酒气,郝眉对着KO的嘴唇又啃又吮,KO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郝眉在亲自己”这样清晰的意识让KO惊喜万分且情/欲高涨,KO十分配合并且迅速掌握主动权,流转之间的啧啧水声以及郝眉轻微的喘息都让KO近乎疯狂,KO一把抱起郝眉放在流理台上,郝眉双手环上KO的脖子,双腿夹在KO腰间,阵地从嘴唇转到郝眉高高仰起的优美脖颈,KO能清晰的看见郝眉凸起的鸡皮疙瘩,能感受到郝眉轻微的震颤,能听到郝眉细小的shenyin,KO觉得眼前的一切都美好的太不真实!

“KO……我……喜欢你”告白变得支离破碎却足够让KO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KO停下动作,乌黑的眼睛里尽是数不清道不尽的温柔和惊喜

“眉眉!”KO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爱你”KO想这世间的形容词都太淡太浅了,好爱他,太爱他,说多少遍都不足以表达

郝眉眼眶微微泛红,随后捧起KO的脸,对着KO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

“嗝!”郝眉打了一声酒嗝,两人都愣了一下,郝眉便先自己笑开了,KO也终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起来真好看”郝眉描着KO浓密的眉毛轻轻的赞美

KO附到郝眉耳边,轻轻吮了一下郝眉的耳垂,惹的怀中的人一抖,而后开口“哥哥要是喜欢看,我们回屋让你看个够”色气的很

郝眉被KO抱回了房间,放倒在床上,脱掉自己和郝眉的衣服,盖上了被子……

第二天一早,郝眉从KO的怀里醒来,看着KO近在咫尺的脸,又拉开被子看着两人脱的一丝不挂缠在一起的身体,不禁面上一红,KO闭着眼睛缓缓张口“哥,喜欢我喜欢的看不够?”

KO被郝眉一顿毒打(开玩笑的)起来给祖宗准备早餐

郝眉穿好衣服,来到书桌前在本子上写道

“生命中会有一些人,他们爱你,给你养分,而当你失去它们时,没有任何人能填补那份空白”

“熠煊不住校了?不是说要提前适应一下集体生活吗?”郝爸爸耿直的开口

“哎呀!就你有嘴啊,一天叭叭的”郝妈妈怼回去

KO和郝眉相视一笑,KO开口“我还是觉得和哥一起住比较好”郝眉在听到哥之后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拧了KO一下。







这篇正文就到这里了,然后我想说你们不要怪我急刹车,因为宝宝我实在是不会写肉!如果写肉的话会直接暴露小学生文笔,所以对不起各位大爷,盖被拉灯不要怪我!🙏🏻 这里没有过多的描述眉眉的情感历程,会在番外里详细说明!再次鞠躬感谢各位支持!么么哒!



——来自一个废柴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