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l小兔

我只能笑,笑是天大的福报

黑暗一定会结束【K莫】


“他回来了”

郝眉只是听到肖奈温润的声音陈述着的仅仅四个字,就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自己慌乱跳动着的心脏。

郝眉幻想过KO回来的场景,想象着自己甩给KO几拳然后声色俱厉的问他为什么不告而别?大声的质问他为什么会不相信自己到这种程度宁愿认输宁愿屈服也不愿意坚持,不愿意带他一起走?

可是,当郝眉听到“他回来了” 他不想揍他了,他只知道自己喉头发紧,鼻子发酸,眼圈热热的,心里也热热的,他发觉自己什么都不想说,不想去质问他那些没所谓的已经过去的狗屁为什么,只想去见他,只想拥抱他,连一个多余的字郝眉都不想说。

我们的一生中会有很多很多的相遇,有些是清浅如过目则忘的照面,而KO于郝眉是深重如镌刻回忆的凹痕。

有多久了,他走了有多久了,五年了吧。

五年前,郝眉决定要向家里坦言自己与KO的点点滴滴,郝眉要给KO一个名正言顺的家,他值得这一切,他不该一直承受着家里人三天两头的给郝眉安排相亲,不该隐忍着为郝妈妈带进家门让郝眉与之相处的女孩子做哪怕只是一顿饭,他值得完完全全真真正正的以恋人的名义拥有自己。

郝眉在决定向家里交代的前一晚,与KO相拥着躺在床上,郝眉的手放在KO的腰间,一下一下的摩挲着

“KO”郝眉声音软软的

“嗯”

“我想和家里人说了”

“说什么?”

“说我们在一起了,我们要在一起一辈子”郝眉的声音依旧不高,却坚定异常,手也仍旧摩挲着KO的皮肤,仿佛他只是在陈述今天喝了几口水,吃了几碗饭一样自然

而KO则不然,郝眉感觉到了KO身体的僵硬,也感觉到了KO揉着自己头发的温柔的手停顿了

“眉眉”KO开口了,似是有些犹豫

“嗯?”郝眉应声

“现在这样不好么?”KO问出这话时便带着些许心虚,这样好么?KO当然知道不好,天知道他看到那些明艳的女孩子时多想一把上前拉起郝眉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这个冬日暖阳般的男孩是自己的,但他知道他不能,无论他的拳头握的有多紧,他都只能云淡风轻。

“不好!”意料之中的答案

“可是……”

“KO,我知道你担心什么”郝眉打断KO,抬起头在KO有些胡茬的下巴上轻轻吻了吻,清亮的眼睛直视着KO

“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只要你不退缩!KO,我就什么都不怕”

KO墨黑色的瞳孔闪过种种复杂的情绪,其实KO何尝不想像普通情侣那样得到家人的祝福,何尝不想堂堂正正的站在郝眉身边,但相比这些,KO宁愿只是呆在郝眉身边,什么身份都好,他都能接受,他不想有一点点离开郝眉的可能,哪怕一点点都不想,可他也知道郝眉的心思,郝眉的想法,郝眉的性格,他看着郝眉充满期待的眼睛,他说不出拒绝郝眉的话,一句也说不出

“好”KO揉着郝眉的头发轻声应着

郝眉把头埋在KO的胸前深深吸了一口气

“KO”

“嗯”

“你今天不想要我么?”郝眉脸红红的,嘴唇也红红的

“每天都想要”

“嗯……KO……哈……种个草莓吧”

“好”

第二天一早KO就送郝眉去机场

“眉眉,我不能跟你一起去么”KO手捧着郝眉的脸,满是担心的问

“KO你放心,眉哥我呢,肯定会囫囵着回来的”郝眉龇着一口小牙笑得灿烂,KO只得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回去吧KO我这就过安检去了,路上小心,记得想我”郝眉照着KO脸上亲了一口,挥了挥手就转头去了安检口,KO定定的看着郝眉风风火火的纤瘦背影心里默默“眉眉,但愿你能成功而返”

从郝眉到了机场给KO报了平安后便再无音讯,KO早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的,他无比懊恼,没有郝眉的生活,他一点都不想过

“混账!”郝爸爸把手上的书砸到郝眉的身上,“嘭”的一声,书页发出痛苦的“唰唰”声

郝爸爸指着郝眉的鼻子,瞳孔放大,十足十的愤怒道“当初你说要去学什么计算机,我也并未真正拦你,毕业后你说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我也放任你去了,你说你从来没想过继承家业,到现在我这把老骨头还自己扛着从来不逼你,但是这件事,郝眉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指望着我同意,除非我死了!”

“爸,我知道你们很难接受,但这不是罪过,爱不是罪过啊!”

“你少跟我扯什么爱!你看看你脖子上什么东西,像什么样子!两个大男人没羞没臊!”

“我就是想告诉你们我们在一起了,从身到心”郝眉梗着脖子丝毫不肯示弱

“你…… 不要脸的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

“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这一句话,我就是要和KO在一起,这辈子除了KO谁也不行”

“眉眉!你少说两句,你想气死你爸吗?就算妈妈求你了,你跟你爸道歉,你告诉他,你会和那个KO分手的!”郝妈妈哭着让郝眉服软

“妈,我做不到的事,我怎么说的出口?”

“说不出口是吧,今天我就打到你说出口”

郝爸爸不由分说,抽出皮带就招呼郝眉,皮带略过空气带起的风声还未落下便有清脆的皮肉抵触的声音在豪华的客厅中央久久回旋,一道青紫的印痕明晃晃的刻在郝眉手臂上,郝眉却只是一声闷哼,连一句痛都没呼

郝爸爸只觉得血压上涌,从小到大郝眉最是不能吃苦,一点小伤都要撒娇耍贱,郝家父母更是对这独子宠爱有加,别提动手,连大声的时候都屈指可数,可如今,郝爸爸似乎是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

“把他给我锁起来!谁也不准去看他,按时送饭,断绝所有往来,我倒是要看看胳膊能不能拧过大腿”

“KO是吧”郝爸爸的声音带着狠厉

“郝眉他怎么样了”

“我就是来告诉你郝眉他怎么样的,郝眉被我打的浑身是伤,被我关在屋子里禁足了,他不吃东西,不过没关系我让我的私人医生每天都给他打营养针!他死不了”郝爸爸每说一个字KO的拳头就紧一分,他的头脑里不断地提醒自己眼前这个人是郝眉的父亲,否则他真怕自己会一拳捶过去。

郝爸爸停顿了一下看了看KO继续说“你的爱就是看着他这样都能无动于衷?你想让他永远过这样半死不活的日子?你想看着他的前途就这样因为你毁于一旦吗?”

“我离开”

“什么?”

“你放了郝眉我可以离开,永远不出现在郝眉面前,但在这之前,我能不能见郝眉一面”

“好!我答应你见郝眉一面,但是你只能远远得看他一眼”

“好”

那天KO看见郝眉瘫坐在地上,眼睛定定的望向窗外,像是要把窗户盯穿一样,那是KO从来没见过的郝眉,一个快要失去光芒的郝眉

也是那天,郝眉自由了,郝眉从屋里被放出来的时候以为爸妈终是心软了,却不想还没来得及兴奋就被告知,KO走了,他永远也见不到KO了,郝眉疯了一样砸了家里所有的东西,瘫软在地板上,眼泪止不住地一颗一颗的砸下来,似有千斤重,坠的郝眉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

KO刚走,郝眉开始正式过上富二代的生活,每天泡吧,买醉,打架甚至开始吸烟,直到被肖奈追来揍了一顿才终于结束这种糜烂的生活,肖奈问他还要不要回去工作,郝眉看着肖奈点了点头

郝眉回到致一后,努力工作,努力微笑,努力过得充实、幸福,他对所有人说没关系,他只是有一点不开心,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其实他好难过好难过

郝眉从回到致一以后便不曾与家里打过一通电话,更别提回家探望,哪怕他妈妈来帝都看他,他也借口在忙避而不见,不是他狠心,是他真的没有做好准备面对一对把自己最爱的人逼走的父母

郝眉一有空闲就会背着单反独自一人去到一座又一座
城市,擦肩而过一个又一个人,他把风景都拍下来,他说等KO回来的时候要拿出来让他看看,没有他的自己过的有多么多么的好。

可是当郝眉独子走在微凉的秋夜里,低头迎着风,头脑中盘旋着的全都是想念,郝眉没有去找过KO,郝眉知道KO会回来的!早晚……

这一年,郝眉和父母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并非是郝眉退让了,妥协了,只是他们也都老了,他们只有他一个儿子,从郝爸爸的言语中偶尔也能听到他似乎是有些后悔了

这一年郝眉的电脑日志里写着“KO,他都后悔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肖奈给郝眉打电话说KO回来了的那天是郝眉写了日志的隔天

“老三,你看我今天这身衣服会不会有点装嫩?发型还可以么?帽子歪没歪?”郝眉紧张兮兮的反复摆弄着衣服,郝眉还正问着,肖奈用胳膊轻轻碰了碰郝眉,抬起下巴朝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示意了一下

郝眉攥紧了拳头,手心都是汗,慢慢的转过头,只见黑衣男子拿下墨镜,快步朝郝眉的方向奔来,只一瞬郝眉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久违的熟悉感带着不容忽视的力道冲击着郝眉,KO的下巴担在郝眉头上,用力的收紧手臂像是要把郝眉揉进骨血里,再抬起头郝眉不知何时早已是泪流满面

KO拭去郝眉的眼泪,开口时嗓子竟是哑的“眉眉,对不起”

郝眉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KO迟迟没有开口

“眉眉?”

“KO,你还是五年前的样子”

KO眉头终是舒展开,轻声笑了

“眉眉,你还是初见的样子”


我们是没法像少年一样爱一个人,也没法以少年的方式,重新爱上少年时候爱过的人,但是KO啊,我们不一样,因为我们一直是少年,再者,我不是重新爱上你,我是一直在爱你,从未有一分一秒钟停止过,我深知你也同样如此! ——郝眉

让我死水一般的生活突然鲜活起来的眉眉,你可知我如何爱你,怕是此生,来生,生生世世都不够用! ——KO



评论(11)

热度(102)